最新地址 tashastyl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少妇谭茵

少妇谭茵


少妇谭茵

谭茵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成熟而丰韵的少妇,原来的丈夫因嫖娼和盗窃而判刑入狱.

  她长得很漂亮,也很性感。皮肤白细、柔嫩,浑身散发出成熟女性的性感和淫荡,二十八、九的少妇是最能让男人的大阳具勃起的,因为这个年龄的女人是最成熟的,她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是最成熟的,尤其是女人特有的那些性特徵更是象成熟的蜜桃一样,令男人舒服透顶。

  俗话说得好:「青春未及三十岁,欲火难禁一丈高」斌哥是通过意外认识谭茵的。那是盛夏的一天下午,谭茵自己一个人在大街上玩,谭茵在粮油外贸公司作职员,平时也没有什么很多的工作,又没有生小孩。

  自从丈夫入狱后,就经常和一班朋友出去玩,她出来玩不是为其他什么,只是想在玩的过程中能认识一些男人,一旦有机会,找一、两个男人作个性交的对手,为自己经常空虚、难受的肉体泄一泄欲火,填补一下自己下身的空虚。

  时常在夜晚的时候,谭茵感到自己的肉体很需要男人的抚摸,两腿间的肉洞很想有根粗壮的东西来抽插。然而,经常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总是独自一人,有时她都想去宾馆里去卖淫,倒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获得性满足。

  有一段时间,她在卡拉ok厅作三陪小姐,也是为了能解决自己的性生活问题. 但是,作了一些时间后,她发觉在包厢里玩弄她的那些男人,完全只顾自己,把她叫进包厢后,抱在沙发上,脱掉她的底裤一阵抽插,射完精就给钱让她走。

  又几次,她的性欲刚刚上来,那男人就射精了,搞的她一晚上没有睡好。

  当然,也有搞得自己很爽的男人,要不然,她的床上功夫怎么这么厉害,算一算,自从她丈夫进去之后,她下身的肉体内,也差不多被一百个男人喷射过精液了,也品嚐了将近一百个男人的肉棒。她想,被一个男人搞和跟一百个男人搞是一样的。而且和一百个男人可以品嚐到一百条阳具的滋味,吸纳一百个男人的精液,又何乐而不为呢!

  就这样,她的肉体完全对男人开放了。

  这一天的下午,谭茵在北湖区的文化路一个人溜躂,她和朋友何莉嘉约好见面,但不知为何莉嘉没有来。

  少妇的服装是一件白色的无袖的紧身的连衣超短裙,白嫩的手臂和腋下那一族乌黑的腋毛形成强烈的性感对比,丰腴白嫩性感的乳房在薄薄的衣服下微微颤动,显示出她那一双乳房的娇嫩和弹性,短裙子下就是裙□很大的白裙,那种颜色的迷你裙真棒。一双丰满浑园的大腿熬是性感地显露在外。

  天开始下雨点.

  少妇谭茵撑开伞在人群中走。

  后来看到一件很美的衣服,就收起伞看那一家店。那是专卖少妇可能会喜欢的性感内衣。她特别注意到一件蒙黄的乳罩和三角裤。

  自从一年前丈夫判刑入狱. 这位少妇就开始在衣着上打扮自己,特别是在体现女性性感的内衣更是注意。

  她觉得这个世上的事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自己能性感迷人,得到男人的追逐,就是最大的快乐。有男人满足自己的性需求就十分满足了。在她看来,男人就是自己的性工具。

  考虑到社会上的体面和闲言没有再婚,但有一个需求是肯定的,那就是找一、两个男人作个性交的对手,为自己填补空虚,为夜晚欲火难忍的肉体泄一泄欲火,填补一下自己下身十分的空虚。

  她有时候和野男人一起去宾馆,开一个房间解决一下性需求。

  不知不觉的她走进时装店里,但事后想起来,只能说是中了魔。走进店里,看到一对年轻的情侣在选购时装. 这家店只卖时装,全部是女人的内衣。

  拿起那件内衣看过后,想送回原处时,一不小心内衣掉下去,没有想到掉进少许张开的伞里.

  「啊……」

  少妇谭茵心里紧张一下,同时向里面看,店员正和其他客人说话没有发觉.

  这时候谭茵突然产生一个念头,就是她如果拿伞就这样走出去,就能拥有这一件喜欢的内衣,女人总是贪小便宜的。

  就在少妇谭茵走出这家店的刹那,有一只男人的手抓住她细柔的手腕。

  「你等一下。」

  回头时看到有锐利眼光的中年经理瞪着谭茵。

  少妇的心在此时几乎冻结.

  「这把伞里有什么呢?」

  这个男人的手向伞里摸去时,谭茵此时对自己做的傻事几乎要哭起来了,十分的后悔。

  男人的手正要从伞里拿出内衣时,有另一个男人的手抓住这个中年人的手。

  刚才一直都没有注意到,是很有英俊的青年哥哥——斌哥,轻轻搂住快哭出来的谭茵肩头,这位青年哥哥说话了。

  「对不起……这个女士是和我一起来的,我只离开一下,她是出来找我的。」「……」

  少妇谭茵紧张的看这位亲切的青年哥哥,两个人的视线相遇。留着小胡,穿黑色西服的斌哥,对谭茵递过一道眼神,那是很柔柔的但又有一丝调情的眼光。

  「不对吧,这位女士和你无关吧。」

  抓住谭茵手腕的男人说.

  「她只是出来找我的,只是,因为平时我没有让她带钱……对不对?」斌哥又对少妇谭茵做暗示。

  谭茵轻轻点头应诺. 然后,斌哥就和那个经理模样的男人一起走进店里.

  少妇一个人留在雨天上差一点就要哭出来,在她的伞里还有顺手牵羊来的内衣。

  几分钟后,斌哥带着开朗表情从店里走出来。

  「小姐,已经没有事了。」

  英俊的斌哥对少妇谭茵微笑,就好像对自己的情人一样的摸摸她的脸。

  「谢谢你。」谭茵说道。

  「你可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吗?」

  「是的,斌哥。」

  「不管是什么情形,再也不可以做这种事了,有什么需要我可以帮助你,知道吗?」斌哥温柔地说:「现在,你要如何谢我呢?」「我不知该怎样谢你,你是救我的恩人,所以你的要求我什么都答应。」少妇谭茵看着英俊的斌哥说.

  「是真的吗?好吧,你得真听我的话。」

  「是的,而且,斌哥看起来是个温和的人。」谭茵柔柔地说,其实她早已看中了斌哥强壮的身体,看上去又是一个不是街痞子。她想,如果他有「打洞」的要求,她也让他「打洞」,看他的强壮的身体,肯定可以把自己玩弄的舒舒服服。

  「我可不知道会提出什么要求。也许我是披羊皮的一条狼哪。」斌哥这样说完以后笑了。

  少妇听后也笑道:「那我就是一只羔羊,被你吃啦!」「那好,我们走吧!」斌哥带着谭茵走到稍许离开的一处街上的停车场:「就是这部车,上来吧。」

  斌哥手指的是一辆解放130汽车。

  解放130汽车离开黄昏的文化路。在霓虹灯逐渐亮起来的街上奔驰,谭茵手里拿着那件性感的内衣,坐在助手席上发呆。

  「斌哥,你为什么救我呢?」

  「那是因为你是长得性感、又漂亮的关系. 」斌哥开始调戏少妇,想看一看她的反应。

  「斌哥,你真会说话,好坏哟!。」少妇娇啧地说.

  「因为我喜欢美丽的女人,特别喜欢很性感、很淫荡的女人。」斌哥见谭茵没有表示反感,便更大胆地调情。

  从他这样讚美和调情,少妇谭茵预感到今晚可以解决自己的性欲,下身的小嘴又可以吃到大肉棒了,只是两人才认识,怎么样才能突破那层羞涩的感觉,因为毕竟不是嫖客和妓女的关系. 谭茵想,看斌哥用什么办法来解决.

  心里这样一想,少妇觉得对这位斌哥做任何回报都是应该的,而且只有这样,今晚才能有性交的快乐享受。

  「你,多大了可以告诉我吗?」斌哥在找话说.

  「二十九了……属羊的」

  「啊,那么正是女人的花季。」斌哥调笑到。

  「嗯,为什么29岁还是女人的花季,你不要笑话我啦。」少妇谭茵娇啧道。

  「你就不知道了吧,女人在三十岁左右,是女人性成熟的最顶峰,在这个时期的女人最解风情,而且,这个时期的女人床上的功夫日渐娴熟,能令男人欲仙欲死」斌哥借题发挥,话越说越下流。

  少妇听的脸开始红润起来,为了让斌哥继续调情,於是也鼓励性地说道:「怪不得,人们都说「女人三十是狼虎之年」,这可能就是指在性生活方面吧。」斌哥淫笑道:「女人到了这个年龄,性欲是最强烈的。是不是?」「你怎么知道?斌哥。」少妇故意问到。

  「你看一看,现在在外面偷情的、养「野男人」的都是这个年龄的女人,你说是不是?」斌哥回答到。

  少妇谭茵听完斌哥说后,接着说道:「但并不能因此就怪这些女人啊,她们也有自己的需要,这些女人之所以出来偷情,肯定是在家里得不到满足。」「是的,这就给我这种男人有机可趁了!哈……哈。」斌哥故意暗示谭茵。

  谭茵听出了斌哥的意思,有一些不好意思,便叉开了话题,说道:

  「斌哥,我觉得饿了,能陪我去吃饭吗?」

  斌哥一听,把谭茵带到一家小酒店,叫了一些滋阴壮阳的菜。然后又要一瓶高度数的白酒。

  两人在这家小酒店里,开始喝酒吃饭了。

  「斌哥,来我敬你一杯。」谭茵见斌哥要了白酒,知道他想灌醉她然后就玩弄自己,这正合她的意思,於是主动地和斌哥喝酒。

  「来,我们再乾一杯!」斌哥盯住谭茵的乳房和大腿,心想今晚又可以玩大波、添小穴、吃水蜜桃了。

  席间,斌哥不停地灌谭茵的酒。

  谭茵是一个很淫荡的少妇,她见斌哥在不停地灌她的酒,心里知道他想搞她,想把她灌醉了后和她性交──「打洞」,於是,谭茵也故意让他灌酒。

 
  斌哥一见,将手伸到桌子下,一把抓住她的小手,谭茵几乎动都没动,她知道如果自己稍有反抗,斌哥就不会再有下一步的调情了。

  斌哥见谭茵没有任何的反应,色胆更大了,抓住她的小手轻轻地一拉,放在自己的裤档上,同时故意将粗大的阳具用力挺起。

  谭茵的手被斌哥的手一拉,她就知道斌哥是想要她抚摸他的阳具,以前,她在卡拉ok厅作三陪小姐时,那些男人一上来就是这样,於是她装着已经喝嘴了,顺从地把手放在了斌哥的裤档上,顺势用手掌去感受一下斌哥的阳具。

  「啊!」谭茵的手一摸到阳具,禁不住叫了一声。心想「这个男人的阳具真粗、真大呀!」

  谭茵隔着裤子摸到了斌哥的大阳具,感到热力十足,而且手掌下的这根阳具最短也有七寸长,少妇谭茵可能是见过、摸过太多的男人的阳具,因此她很快地就知道斌哥阳具的尺寸。

  斌哥见这个成熟的少妇摸到自己的阳具,竞然没有松手,於是他又将阳具挺了挺,谭茵的手抓的更紧. 斌哥见状,又灌了少妇几杯酒,此时,谭茵已经醉意朦胧,性欲开始氾滥了。

  谭茵感到斌哥的阳具越来越硬,她知道如果她再用手刺激一下斌哥的阳具,会变得更粗更长,於是,她故意用手握住斌哥的阳具,上下套动起来,说道:

  「斌哥,你的裤子口袋里有根「电筒」是吧?」斌哥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见她醉意朦朦,壮起色胆,伸手到她两条白嫩的大腿间,摸到了她丰满的阴户。他感到她的两片大阴唇特别的丰腴,在大阴唇之间,已经流出了一些淫水。

  他知道少妇已经开始动情了。

  「啊,我喝醉了,斌哥送我回家吧……」

  斌哥一听,下了一跳。心想她要回家,那今晚不就抽插不到她的嫩穴了,丰满的乳房也玩不成了。正想着,谭茵可能看出了斌哥的想法,只见她娇羞地说:

  「斌哥,我家没人,送我回去吧!「

  谭茵的这一句话,无疑告诉了斌哥今晚她的嫩穴要交给斌哥玩弄玩弄了。这也难为了谭茵,自从她的丈夫判刑入狱后,她娇嫩的乳房和迷人的小穴就很少被男人抚摸和抽插了,虽然有时邂逅到一位男人也同他销魂一番,让好久没有承受男人精液的小穴也滋润一下。但是毕竟空虚的时间较多。时常在夜晚的时候,自己的阴部产生性冲动,渴望有一根粗大的鸡巴来抽插鲜嫩的阴道,满足自己强烈的性欲. 特别是刚才被斌哥灌了几杯酒之后,加上又抚摸到斌哥粗长而硕大的阴茎,更是将谭茵的性欲挑逗起来。

  「我们走吧!」斌哥一听她家没有人,连忙扶起谭茵往一台新的「解放130」汽车走去,开动汽车往谭茵家去了。

  到了谭茵家已是晚上10点多钟,谭茵住在协作路的粮油外贸公司家属区的三楼。斌哥一看家里,果然没有其他人,色胆顿时就大了起来,只见他将谭茵放在客厅的沙发上,然后扑到少妇的身上一阵乱摸,掀开少妇的短裙,一只手伸到谭茵的内裤里,摸到了少妇丰润的大阴唇和浓密的阴毛。

  紧接着斌哥的手又伸到了她的屁股沟间,一摸湿淋淋的,尽是些淫水。

  「唔……斌哥……啊……我们先洗澡吧……啊……」谭茵被斌哥一阵抚摸,已经春情大发,浑身发热。

  斌哥见状,连忙去脱少妇的衣裙。谭茵有些害羞,说「斌哥,你先去,我马上来!」说完,少妇推斌哥进了浴室,然后自己也进了浴室。

  在浴室里,斌哥将自己脱的一丝不挂,一根足有七寸长的阳具软塌塌地垂在两腿之间,硕大的龟头还没有充血,但是也有鸡旦那样大,两个黑褐色的睾丸大而园,可以想像里面装了多少的精液。直让少妇看的心跳加速,心想「这斌哥的阳具在软的时候都有这么粗大,要是等一下硬起来了,不就是和一根铁棍子一样了。再看那个龟头,还没充血就有鸡旦那样大,等兴奋起来不就有鸭旦大了,看样子,今晚可有的玩,就是不知道斌哥能插多久,会不会早泄。不过,就算早泄了,我也有办法让他的阳具再勃起来,不相信用嘴含不硬他的阳具。」正想到这里,斌哥已经把谭茵少妇的衣裙脱光,浑身一丝不挂,丰满而白嫩的肉体全部展现在斌哥的眼前。运动发型的脸下,白净而丰嫩的乳房,高高挺立在胸脯上,鲜艳的乳头,娇艳的像两粒新鲜的葡萄,令男人禁不住要含吸她,那两个乳房颤微微得,随着少妇的呼吸而起伏不停,很是性感。再往下看,更是性感十足,在两条白嫩而丰满的大腿间娇嫩的小腹下,丰润的阴户上是黑乎乎的阴毛,阴毛下的嫩肉因站着的原因就看不到了,需要用手分开大腿才能一睹小穴的娇容。

  两人在身上抹上沫浴液后,斌哥一把抱住谭茵,在她赤裸的身体上寻欢作乐,谭茵不知何时已经悄悄地伸手抓住了斌哥两个黑褐色的睾丸不停地搓揉。而且,一双发春的眼睛盯着他那开始英气勃发的阳具,诡异的笑着。

  谭茵很明显的是要将斌哥的性欲刺激到最高点,一对丰白的乳房在他的身上不停地摩擦,一条白嫩嫩的大腿抬起在斌哥的大腿上揉搓,真正的一丝不挂的感觉. 谭茵发现斌哥张开眼了,知道斌哥的性兴奋已经开始了,於是迅速的移开她盯着他的粗大阳具的目光。拿着毛巾走进浴池,坐在他的对面。「你帮我擦沐浴乳好吗?」谭茵娇羞地说.

  「好!当然好!」

  斌哥将沐浴液倒在手掌上,伸手由谭茵的颈子开始、背后、乳房、腰部、大腿,一路仔仔细细的擦了下来,最后来到了斌哥最想擦(我想也是谭茵最希望被擦、插)的阴户。

  斌哥这时候擦得更仔细了,因为开始在站着的时候,他只看到黑乎乎的阴毛,那阴毛下的春光就没有看到了,凡是男人玩女人的第一次时最感兴趣的是这个女人的阴部,其次是女人的丰乳,一般的情况下,女人的丰乳是比较容易让男人玩弄到的,但是女人的阴部就要「临床」才有机会玩弄了,特别是想边玩边看女人的阴部,就非要在性交前才有可能,因为此时女人已经把最神秘的地带交给男人了。斌哥就得到了这个机会他怎么会放过,只见他用双手分开谭茵丰满白嫩的大腿,又用两个指头分开浓密的阴毛,从两片肥嫩的大阴唇开始揉摸,然后又擦洗鲜嫩的小阴唇、阴蒂,最后将手指深入了阴道。

  他开始将攻击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着,这一个最最敏感、最最隐密的女性性感点.

  「嗯……!哦……啊!啊!啊!……」

  「原来你的嫩穴还会叫床呢!哈哈……!」

  谭茵娇羞地说「斌哥,快来玩我,喔……我要你玩我!」「我的手指被你的嫩穴夹的好累,要是有外国录像中的电动阳具就好了,可以让你玩个尽兴!」斌哥一边摸弄少妇娇嫩的乳房和丰满的大腿,一边说:「呃,你家里有没有黄瓜!「

  谭茵一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说道:「有啊!洗乾净的,在冰箱里斌哥你要吃啊,我们到床上去玩吧!「

  斌哥笑道「不是我想吃,是你下面的嘴巴想吃,走吧到床上去,我会给你一种新的刺激。」

  两人沖洗乾净身体,谭茵来到卧室躺在床上等斌哥。不一会,斌哥拿来了一根新鲜的大黄瓜来到谭茵的身边。谭茵正闭目回味刚才的性兴奋,猜想新的刺激是什么,没有注意到斌哥手上的黄瓜。

  斌哥将黄瓜在手上搓了搓,发现黄瓜上有一些带颗粒状小刺。心想这一下谭茵这个少妇该满意了吧。想到这里,斌哥扑在谭茵的身上,头枕在她娇嫩嫩的肚皮上,双手分开她丰满的大腿,然后用一只手分开那娇嫩的大阴唇,将一根粗大的黄瓜插入谭茵少妇的阴道内,并不停地来回抽动,令谭茵渐渐的淫欲性起,只见她娇嫩嫩的大阴唇和娇鲜的小阴唇被带刺的黄瓜抽插的不停地张合,大量的淫水不停地流淌,很是赏心悦目。

  「啊……是什么插进我的嫩穴,这么粗大,这么长,真刺激」谭茵不停地叫床:「还有刺的,真过瘾……啊……「「过瘾吧,那就插进去不动了,看你能夹住多久」「好!你看时间吧」谭茵此时已经是彻底的淫妇了。

  只见,斌哥将那根足有二十公分长的黄瓜插入了她的阴道内,只剩下一寸长在阴道外,插好后,斌哥笑道:「开始计时!「「唔……啊,插到底了,抵到我的花心了」谭茵一边呻吟,一边用大阴唇夹住黄瓜的尾部,小阴唇不停地磨动,使粗长的黄瓜在阴道中旋转增加快感,整整插入了五分钟之久,而未使既粗又大的黄瓜滑出娇嫩的阴道,显示出谭茵少妇床上功夫的水平。所以,会玩的男人都喜欢玩少妇就是这个道理。「啊!……斌哥,用手拿黄瓜插一插我的嫩穴吧……快点……啊!」斌哥见状,用手拿起黄瓜的尾部,开始在她的阴道中抽插,只见粗大的黄瓜和娇嫩而丰满的阴唇之间的配合令人刺激不已,大黄瓜插进去的时候,她的大阴唇也被插得缩进去,当大黄瓜抽出来的时候,她的大阴唇和小阴唇同时涨开,就像一付活塞一样,配合的恰到好处。

  「啊!舒服……用力插……再用插……哦……」斌哥有是一阵猛插,笑道:「你舒服了,我可累!「「斌哥,我不会亏待你的,会让你爽个够!」谭茵一边说一边移动身体,两条丰满的大腿夹住斌哥的头,自己的头则移到了斌哥的下身处将头枕在斌哥的大腿上,一只手拿住斌哥的阳具,来回搓了搓,将龟头反出来,将斌哥那根粗大的阳具含在嘴里. 斌哥的阳具一经少妇的含弄顿时粗大了许多,一阵快感传遍了全身。

  斌哥将阳具在少妇的嘴中不停地来回抽动,令她的淫欲性起,只见谭茵娇鲜的嘴唇被大阳具抽插的不停地张合,阳具在她的口中反反覆覆抽插。然后,少妇的阴部也被粗大的黄瓜抽插,谭茵的上口和下口都被插的紧紧的,强烈的刺激令谭茵淫性大发. 只见谭茵将斌哥的龟头从口中吐出来,喘气的说:

  「斌哥,我要你用嘴舔我的嫩穴。不要用黄瓜抽插我了,让嫩穴歇息一下,等一下给你的鸡巴来插!,现在我们玩' 69' 式吧!」谭茵说完又和斌哥一起到床上进行' 69' 式的玩弄,谭茵的阴唇被男人的舌头添弄,淫水不断地流出。她欲喊不能,因为她的嘴里正含住粗大的阳具,显示出谭茵这个少妇的淫荡之极的样子。,

  互相舔弄了半个小时,斌哥再也忍不住了,说道:

  「我要插你的嫩穴了……快……」

  谭茵看了斌哥一眼用嘴不停地含吸他的阳具,用舌头舔斌哥的阳具使阳具更加坚挺起来,谭茵的口交技巧令人兴奋,然后少妇站在梳妆台旁以站立式用阴唇夹住阳具,并引导阳具插入阴道,以一招' 台边咬蔗' 招待斌哥的第一次插入大阳具不停抽插,阳具一下一下地插进少妇谭茵的阴道内,并不停地来回抽插,令她淫欲大发,谭茵肥嫩的大阴唇和鲜嫩的小阴唇被粗大的阳具抽插的一开一合,暴涨不已,淫水不停的流淌,顺着她那丰满白嫩的大腿滴在了地毯上,很是淫荡。

  斌哥从梳妆台上抱起谭茵,边走边插的,慢慢走到客厅的沙发边。

  这样走动但肉棒还是插在桃源洞中,即使将谭茵放在沙发上也不没有滑出阴道。

  斌哥的阴茎被火热而湿润的阴道所包含着,而阴囊随着阳具的大力抽插在不停地撞击她的阴唇。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这样更让斌哥愈发兴奋. 斌哥又再度感到谭茵少妇的阴道的抽搐,是那么明显有力地收缩. 一吸一吸的,似乎在鼓励和挑逗斌哥的阳具快点发射,填补她深处的空虚,喂饱她的下嘴。但是,斌哥还不想发射,他想让谭茵尝尝前所未有的快感,要超过所有男人所给过她的任何快感的总合。特别是第一次抽插她的嫩穴,一定要喂饱她的下嘴,谭茵这个少妇是很性飢饿了,看她的大阴唇含夹着肉棒,就像在吃香肠一样,含得那样紧,夹得那样密。

  所以斌哥努力坚持着。他更用力、更快、更深入的抽送着。

  「啊……啊!再用力……插……深……一……点」谭茵已经陷入无边的性狂欢之中,放纵地淫叫。

  斌哥见到谭茵的淫荡样子,不由得开始欣赏她的浪态───少妇谭茵皮肤白嫩,身材丰满而富有弹性,一对娇嫩的大乳房挺拔而富有弹性,大腿丰润鲜嫩,屁股肥嫩而又细腻,她的身材可以和香港的三级片明星波霸叶玉卿比美。特别是她细皮嫩肉的阴部更是令人想用粗大的阳具抽插,她那肥嫩的大阴唇和鲜艳的小阴唇,被斌哥抽插的涨开,大量的淫水不停地往外流,顺着娇嫩的小阴唇的下部流到了屁股沟中,让斌哥的阳具插送的更顺畅。多水的女人真是过瘾啊!

  斌哥越看越有味,阳具在不知不觉中又涨大了几分,有一点涨的难受,於是有开始大力地插送。

  「啊……你的鸡巴……又……大了……又……粗长了」谭茵感觉到了阴道的紧迫,禁不住淫叫起来「快……用……力插我……啊……再用力……好……过……瘾……呀!」

  她一边淫叫一边扭动着丰白的屁股,那娇嫩的阴部像一个电动筛子一样,不停地抖动,将斌哥的肉棒深深地陷进阴道之中,然后又不停地磨搅,总想把斌哥的精液挤出来。

  这样玩了十多分钟,斌哥还是没有要射精的样子,谭茵看到斌哥的性能力这么强,就决定全力服侍他,用自己熟练的床上功夫让斌哥尽兴地玩弄自己。想到这里,谭茵说道:

  「斌哥,我们到床上去玩花式吧!我会让你很舒服的。」两人来到床上,谭茵这个少妇与斌哥玩性交花式' 床边咬蔗' 、' 老树盘根' 、' 老汉推车' 、' 玉腿指天' 等等招式一一展现出来,服侍斌哥,斌哥的大阳具不停地变换角度在少妇娇美的阴道里抽插,最后,谭茵被粗壮的大阳具抽插的娇喘嘘嘘,白嫩嫩的大屁股不停地筛动,令男人的阳具插得更进更深,只见少妇肥嫩的大阴唇和鲜嫩的阴蒂被抽插的更加娇嫩。

  「哦……舒服……这个「玉腿指天」……真过瘾!」谭茵的一条丰满白嫩的大腿,被斌哥抬起与娇嫩的小腹成90度,这样她的大阴唇也被扯紧,对阳具的摩擦力也同样加大了,斌哥坐在她的另一条白嫩的大腿上,扶着那条竖起的白嫩的大腿,用阳具大力地抽插娇小的阴部。抽送百余下后,少妇的阴道又一次开始紧缩,用力地吸缀斌哥的阳具。

  这时,斌哥的性兴奋积累的快到顶点了,一看身下的少妇也快到性高潮了,於是用尽全身的力量抽插少妇娇嫩的肉洞。

  「啊……快射……给……我……吧……噢!」

  又大力抽送了百余下,斌哥再也忍不住的喷射出滚烫的精液,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在少妇的花心上,烫得谭茵娇嫩的肉穴强烈地、有韵律地收缩,有如搾汁机般,用力的挤出斌哥的每一滴精液。

  「晤……好多……好烫……的精水……呀,烫. 得……我的……阴道……里……的嫩肉……好舒服……呀……」谭茵呻吟着,白嫩的大屁股还在不停地扭动,以便将斌哥剩余的精液吸挤到她的阴道内。

  斌哥射完精,坐在床上点了根烟,吸了两口,看着谭茵少妇仍在一开一合的肉穴。突然,把手中的烟插到娇嫩的肉穴中,少妇的两片娇嫩嫩的大、小阴唇便不停地在吸合,嫩肉穴竟然会一吸一吐的抽起烟了!斌哥可乐了,将鼻子凑在肉穴旁,用力的吸着娇嫩的肉穴吐出的烟,似乎有着无比的美味,一点也不浪费的,完完全全吸到肺中。然而,很快的,嫩嫩的肉穴就把烟吸完了。斌哥瓣开少妇的大、小阴唇,抽出了插在阴道口的烟头. 而谭茵也由欢愉的昏迷中转醒了。

  两人终於满足的相拥坐卧. 谭茵愉悦的亲着斌哥的脸颊.

  谭茵:「你的肉棒真厉害,弄得我到了几次高潮,你是我和十多个男人性交以来,床上功夫最强的!鸡巴也是最粗壮的!「斌哥:「少妇还是有味道一些,特别是你这种少妇才能这样激发我的潜能和性技巧啊!「

  两人会心的相视而笑───两人认识才半天不到,竟然就进行了性交,而且互相都达到了高潮,真是少妇好玩啊!少妇有味啊!

  自从尝到斌哥超人的性能力后,少妇谭茵就变成了一个十分淫荡的少妇,天天盼望斌哥粗大阳具的抽插。

  【完】